“4G降速、5G休眠”遭質疑

字體大小: 張燕 發表于 2020-08-05 09:37  評論0條  閱讀56399次 

   近日,一則“洛陽聯通休眠5G基站降低能耗”的消息引發廣泛關注。5G建設是否過快過剩?休眠5G基站又是否會影響用戶使用?成為各界十分關心的問題。

 
  實際上,除了5G的話題之外,還有大批網友反饋感受到4G網速在變慢,質疑運營商為了推廣5G故意對4G網絡進行限制。
 
  面對外界質疑,運營商們紛紛喊冤。背后真相究竟如何?
 
  5G基站定期休眠為哪般?
 
  據悉,洛陽聯通近期對已經入網的中興5G基站射頻單元設備(AAU),分不同時段定時開啟空載狀態下的深度休眠功能,從而實現智能化基站設備能耗管控的目的。
 
  這一消息在網絡上炸了鍋,“我買了5G套餐,這樣會不會影響我的5G信號?”、“既然如此,還建設這么多5G基站干什么呢?”多位網友紛紛發問。
 
  截至目前,中國聯通官方還未對此事有所置評。但實際上,5G基站的建設、耗電等成本大幅增加,一直是讓包括中國聯通在內的三大運營商頭疼不已的問題。
 
  根據三大運營商公開的數據,2019年中國移動、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5G資本開支分別為240億元、79億元和93億元;而2020年三家的5G資本開支則預計分別增長至1000億元、350億元和453億元。每家的預算都實現了同比翻了數倍。
 
  預算大幅增長背后,與5G建設的成本高啟緊密相關。
 
  2019年底,原中國移動副總裁、現中國電信總經理李正茂曾在公開場合直言,5G發展面臨著三大問題:由于5G相比4G頻率更高波長更短,因此5G要達到4G的信號覆蓋程度,5G基站數量要達到4G的3倍;因為頻率更高,5G基站的耗電量將是4G基站的3倍;5G基站的建設成本也是4G的3倍。
 
  按此粗略計算,單單以耗電量的角度來看,5G網絡要達到4G的覆蓋程度,運營商們在電費上就要付出4G時代9倍的成本。根據此前的公開信息,單個運營商每年的電費成本都在上百億元規模,三家一起可能要到上千億。當然基站的耗電成本只是電費的其中一部分,但還是會給面臨營收和利潤增長壓力的運營商們新增不小的開支。
 
  成本高啟之外,5G用戶的規模還未達到理想的數字,也是重要的原因。
 
  根據工信部的數據,截至今年6月底,三家運營商在全國已建設開通了40萬個5G基站。但在5G用戶方面,三家運營商的5G套餐用戶已經破億,而使用5G手機并且用5G網絡的只有6600萬。這就意味著有的用戶在使用5G手機卻用著4G網絡,還有的使用4G手機卻開通了5G套餐。
 
  按照上述數字計算,目前每個5G基站連接的5G手機平均為165個,可謂使用率非常低,這也是洛陽聯通采取休眠手段的原因所在。
 
  實際上,并不是只有洛陽聯通一家在這樣做,華為、中興等通信設備商一直以來就在5G基站設備層面努力降低功耗,為三大運營商提供解決方案。
 
  以華為為例,其專門推出了名為PowerStar的節能解決方案,通過AI等技術,實現2G、3G、4G、5G多頻網絡協同調度,以達到節能的目的。
 
  華為運營商BG總裁丁耘曾向新浪科技在內的媒體闡述了這一方案的原理。通過讓AI學習和判斷,根據某個區域的網絡和業務狀況,智能分析在某個時間段關閉一些頻率,在不影響網絡體驗的情況下讓整個區域的網絡功耗降到最低。
 
  雖然關掉了某些頻率,但丁耘強調這是在不影響用戶使用的前提下。“這個技術不是配置好,而是要基于AI技術,要判斷環境。比如有自然災害的時候,哪怕是用戶不多,我們的5G基站也不敢關。再比如節假日,凌晨一點鐘誰敢關斷基站,那個時候恨不得都打開。”
 
  電信分析師付亮也認為,基站進入深度休眠和路燈的關閉并不相同,沒有嚴格的時間表,休眠的前提是,當前設備處于無人使用狀態或業務量低于某個值。因此洛陽聯通的5G基站休眠對用戶幾乎沒有影響。
 
  4G究竟降速了嗎?
 
  在5G基站休眠風波的同時,也有不少用戶質疑4G網絡在逐漸變慢。
 
  一位中國電信用戶稱,近來明顯感到4G網速比此前慢了很多,“有時候發微信消息都出現異常,一些網頁也要點很多次才能進得去,跟之前的2G、3G差不多了。”
 
  騰訊公關總監張軍近日也在微博上表示,“最近手機出現兩個問題,一是4G網絡變得很慢;二是頻繁閃退。”
 
  還有用戶質疑,在5G大規模建設的同時,三大運營商是否在故意降低4G的網速,以達到推廣5G套餐的目的?
 
  實際上,早在2019年,就曾有過一輪4G降速的傳聞。當時三大運營商紛紛予以否認,稱從未接到過任何對4G進行限速的要求,也從未對用戶4G速率進行限制。但隨著流量爆發式增長,在高峰時段熱點區域可能會造成部分用戶連接不暢和速率下降。
 
  工信部當時也約談三大運營商,要求繼續做好4G網絡維護和改造,保障用戶合法權益。工信部信息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表示,工信部搭建了覆蓋全國的監測平臺,通過技術手段監測4G網絡速率。監測顯示,近年來全國4G平均下載速率持續提升,整體上未出現速率明顯下降的情況。
 
  不過他也坦承,4G網絡屬于共享網絡,在區域內由所有用戶共享,速率會在區間內波動。網絡體驗速率也會受到包括用戶數量、流量規模、網站訪問量等多種因素影響。比如在火車站、演唱會現場等用戶密集的地方,可能會造成暫時的體驗速率下降。
 
  也有一位通信行業分析師給出了不一樣的說法。
 
  他認為,運營商在財力有限的情況下,已經將資金預算大規模投入到5G建設上,這樣就導致在4G網絡的投資和運營費用上出現下滑。由于目前4G用戶仍舊遠遠超過5G用戶,這必然會加重現有4G網絡的壓力,降低用戶在4G網絡上的使用體驗。
 
  另外一個趨勢是,隨著5G建設的大規模開展,運營商們還在逐步清退2G甚至3G網絡,以騰出頻譜資源、降低運維費用。在清退2G和3G網絡的過程中,就要引導用戶向4G轉移,這進一步加大了4G網絡的承載用戶數量和流量規模。
 
  種種原因之下,一些用戶感受到自己的4G網速在下降,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 
  如何走出困局?
 
  “4G降速、5G休眠”,這其中可能是有一些用戶對運營商服務產生了誤解,但運營商們也需要在4G轉向5G的周期中做好平衡,以保障用戶體驗。
 
  在中國移動任職期間,李正茂曾對外表示,在建設5G網絡的同時,中國移動不會輕言放棄4G網絡,4G和5G會長期共存。實際上,這對于三大運營商來說均十分適用。
 
  按照三大運營商此前公布的5G用戶目標,中國移動今年目標是發展1億5G用戶,中國電信則是今年實現6000-8000萬5G用戶。即使完全實現,5G用戶的在整體用戶中的占比仍舊不高,4G用戶還是大頭。
 
  在攜號轉網持續推進的背景下,三大運營商如何不斷促進自家存量4G用戶升級5G,而不是因為網絡質量問題轉向友商,顯得極為重要。今年7月,中國攜號轉網用戶已經超過1000萬,而其中超過40%的用戶是為了獲得更好的網絡覆蓋和網絡信號。
 
  做好存量4G用戶的經營,需要依靠運營商自己做好策略和服務;而在降低5G建設和運營費用上,就要通過運營商在內的整個通信產業來解決了。
 
  丁耘認為,運營商在5G建設上需要精準投資,把錢用在刀刃上。他曾舉例稱,5G網絡建設初期,主要的目標應該是買得起5G手機的用戶。比如在5G基站的選址上,首先要看小區是不是擁有高價值用戶,小區的人口密度夠不夠高,“比如說5G手機3500塊錢,如果一個小區里的手機都是1000元、2000元的用戶,這不是我們初期應該要規劃和建設的地方。”其次是再根據行業和政府的要求,綜合起來選址,這樣就能讓運營商很快得到投資回報,投資效率更高。
 
  在降低5G基站的耗電量上,除了運營商和通信設備商在設備、網絡等方面降低功耗的同時,也有運營商高管出面公開喊話,希望各地政府出臺5G基站用電的優惠政策。
 
  自2019年以來,已有多個省市的地方政府出臺相應的加快5G發展的措施,其中多數都提到要推動降低5G基站用電成本,有的地方甚至對5G基站用電給予補貼。
 
  不過上述通信行業分析師指出,要從根本上覆蓋5G建設和運營成本,運營商還是要依賴5G用戶的大規模普及,“這個5G用戶既包括C端,也包括B端。”他說。
 
  目前B端的5G行業應用正在落地,但距離大規模商用、并為運營商真正帶來收入,還有一段時間;在C端方面,最大的障礙在于殺手級應用還未誕生。“針對性的5G應用還是太少,這就導致很多用戶在5G使用體驗上沒有感受到與4G的差異化。”他說,隨著5G部署的加快,需要整個產業重點開發一些能夠體現5G價值,差異化4G和5G的新應用,從而吸引消費者。
分享到:
  • 加關注
  • 發消息
  • 給我留言
精彩閱讀盡在行業匯
我們每天從博客投稿和編輯推薦的文章中,把最精華部分出版成行業匯,讓你第一時間閱讀到最新鮮最精彩的文章。趕快投稿,你的文章也將會發表在行業匯中。
(★^O^★)MG龙的财富登陆 广东麻将下载 2019年生肖码表 秒速赛车是正规的吗 腾讯棋牌麻将来了 武汉赖子麻将ios 江西多乐彩开奖 吉林快三玩法啥意思 决战卡五星麻将外挂 河北快3投注 龙江福彩p62基本走势图 大型网络棋牌 手机单机捕鱼游戏下载 电子游戏之后 快三打对子技巧100准 正在直播nba活塞vs湖人 网络娱乐平台在线